壶史名录紫砂茶具为何能泡出好茶【智慧背囊】一块蛋糕

母亲的谎言

治失眠方法
行善引
微信防范15种骗局
  2010年10月12日,东北师范大学新生王斌收道一笔1万元的汇款,这对于家境并不富裕的他来说,无疑是雪中送炭。可是,当他看到汇款人一栏什么也没写时,他迷茫了。他迅速给妈妈罗新打了一个电话,放下电话,王斌泪流满面……   母亲撒下爱的谎言   王斌永远不会忘记2005年1月16日那个冬夜。那天晚上,雪下得很大,父亲王承相去小叔家给奶奶送赡养费。出门前父亲答应他,第二天带他去劳动公园打雪仗。不料到了夜里11点,母亲罗新接到了警察的电话,电话里说:“王承相正在大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抢救,请你们赶紧过来。”   母子俩赶到医院,赢来的却是王承相已告不治的噩耗。泪眼模糊的母子俩从警察处得知,当晚9点,王承相从弟弟家出来,路过友好广场时,看到两个男子在抢一个女孩的包。女孩奋力反抗,大喊救命。两个歹徒拿出匕首,朝女孩刺去。王承相没有多想便冲了上去,没想到恼羞成怒的歹徒猛地一刀朝王承相的胸口刺去。路人赶忙报警打急救电话,但王承相被送到医院后再也没有醒过来。   一时间,当地媒体纷纷对此事进行了报道。然而,喧闹的舆论背后是当事人永远无法平息的痛与生存的窘迫。被救女孩的父母早年失业,一家人靠女孩在一家书店做前台接待的工资维持生计,实在拿不出多少钱来。   王承相生前是名小学老师,罗新在社区做宣传员,年迈多病的老母亲和弟弟一家同住,每个月王承相给老人500元生活费。等待罗新的是很现实的问题:以自己每个月2000元不到的工资,如何抚养孩子、赡养老人?   一个周末,罗新带着王斌去看望婆婆。临走时,王斌的小叔送娘俩下楼,说出了心中的想法:“嫂子,我哥不能就这么白白送了命,他们家不能一点表示也没有。要知道,咱妈的药费……”   罗新及时打断了他。她不希望儿子听到小叔后面的话,对父亲救人的价值产生怀疑,“王觉,我去找他们吧。”罗新答应道。   回家的路上,13岁的王斌对妈妈说:“妈妈,爸爸这样做值得吗?”   儿子的问题让罗新心如刀绞,但她不能让孩子觉得父亲的死毫无意义:“儿子,以妈妈对爸爸的了解,他是一个敢担当的男子汉,做人的良心不允许他袖手旁观,否则他会一辈子不安。”   2006年6月,罗新去了被救女孩的家。她想了解女孩后来的生活状况,也希望能拿到一点钱。   那天是星期天,女孩在做家务,她父亲在看电视,母亲在邻居家打麻将。对于罗新的到来,她们既惊讶又惊慌。女孩的眼泪刷地流了出来,说:“阿姨,一直想去看看您,可是……”罗新心里很酸。女孩的父亲把妻子叫了回来,两人手足无措地对罗新说:“我俩这个年纪找活儿也不容易,但你放心,等我们有了钱,一定报答你们的大恩大德。”   罗新努力稳定自己的情绪,说:“她还是个孩子,不能把家庭的重担全压在她的身上。你们也不算太老,只要肯找,工作总还是找得到的。我老公若地下有知,也希望你们过得好。否则,他……太可惜了。”   罗新说完这些话后,几乎是逃一样地离开了那家人——她害怕自己会骂人。走在街上,罗新泪如雨下。丈夫去世时她也不曾如此苦果,但这一刻,她是那么想念他。擦干眼泪,罗新想到的是怎样跟婆婆、小叔子和儿子交代。她不想让他们知道丈夫用生命换来的是这样一个结果,更不想让孩子产生“见义勇为不值得”的想法。   罗新带着儿子去了婆婆家,对他们说:“我去那个女孩家了,一家三口人,就女孩一个人挣钱。它们手头只有1万元钱,开了个早餐店赚钱。它们答应今后给咱们家6万元钱,说不会让承相的血白流。妈,等它们给了钱,3万给您,3万留着给斌斌上大学,行吗?”不管怎么样,对方总算有了个说法,这让婆婆和小叔子觉得感情上还能够接受。   回到家,吃晚饭时,罗新跟儿子说:“自从出了那件事,那个女孩原本不上进的父母变得很勤奋,跟人家借了钱,开了个早餐店,早出晚归地挣钱,它们觉得自己欠咱家的。斌斌,这也算是一件好事,对不对?”   王斌点点头,眼眶红了,说:“妈,我好想爸爸。”儿子的一句话,让罗新再也无法克制住自己,娘俩抱在一起,哭了很久。最后罗新对儿子说:“斌斌,咱们以后得精打细算过日子,爸爸用生命换来的钱咱们不能花。他当初那么做,也不是为了钱,对不对?”儿子含泪点头。   那一夜,罗新失眠了。她知道,为了安慰婆婆和儿子的心,那6万块钱她得赚出来。   母亲为家人撑起一片天   决定用自己的双手抚慰家人的内心后,罗新变得很忙碌。她白天上完班,晚上就用缝纫机做鞋垫,有空就去街上摆摊卖鞋垫。   一天,罗新下班后托着劳累的身体回家,放学回来的王斌已经做好饭菜在等妈妈。看到妈妈,王斌高兴地说:“妈,今天同学拿了好多穿破穿旧了的牛仔裤给我。”罗新瞪大了眼睛:“他们怎么知道的?”“我说的呗。我在班里人缘好,同学们都乐意帮我。”罗新阴郁的心情一下子晴朗了起来,有如此懂事的儿子,再大的困难自己都得挺过去。   后来,在儿子的启发下,罗新除了做鞋垫,又开始帮人加工十字绣。王斌把母亲的辛劳看在眼里,学习从不用母亲操心。每逢周末,除了去婆婆家待半天,罗新总是带儿子逛逛博物馆、到郊外散散心。不管怎样,她希望把家庭生活维持在丈夫在世时的水平——日子可以过得紧一点,可是不能让儿子少了见识。   2009年11月,罗新终于凑够了3万元钱。当她把这笔钱交道婆婆手上时,老人家悲从中来,眼泪直流。   想着家里已经有了3万元,王斌就劝妈妈不要再做手工了。罗新对王斌说:“既然能赚钱,干吗让自己闲着。再说,不到万不得已,妈不想用那3万元。那是爸爸留给你的财富,妈妈没权处置它。”   最好的回馈   2010年夏天,王斌考入东北师范大学。但孩子第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怎么办?罗新苦苦想了一夜,终于找到办法:等儿子离家后,就把位于中山区的两居室租出去,自己租一间民房住着,这样每个月就能挤出一笔钱来。   9月1日,送走儿子之后,罗新很快把自家的房子租了出去,然后在鞍山路附近租了一件无暖气、无煤气的平方,这样每个月就有1100元的额外收入了。罗新跟家人解释说:“儿子不在家,我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既孤单又浪费。居家过日子,这就叫理财。”   就这样,罗新用自己的坚强隐忍守住了一个秘密,也凭自己的力量将儿子抚养成人。   10月12日,王斌在学校收到一笔1万元的汇款,当看到汇款人一栏空白时,他不敢贸然取出这笔钱,便迅速给母亲罗新打了一个电话。罗新知道,这一定是那个女孩给王斌寄的,这说明那一家人还是知恩图报的,但也真的是能力有限。可罗新看重的是这1万元背后凝结的感恩之心。所以,罗新这样对儿子说:“斌斌,是你爸爸救的那个女孩家寄来的,它们家比咱们家过得更不容易。为了这1万元钱,他们一家三口肯定是吃不好、穿不暖。所以,儿子,这是良心钱,无价的。”   王斌满心疑惑地问道:“它们之前不是已经给过咱们钱了吗;为什么还要寄钱给我”罗新一时语塞,只好支吾以对。   电话的另一端,得知真相的王斌为自己的粗心、为母亲的苦难痛哭失声。第二天,他请了假,坐最早的一班火车回到了大连。他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地想念妈妈。   下午,母子二人在火车站相见,儿子紧紧地抱着母亲。那天,儿子为妈妈做了顿丰盛的晚餐,帮妈妈洗脚、梳头、揉背、捶肩。他觉得无论做什么,都无法弥补妈妈这些年来所受的苦,都无法表达自己对妈妈的爱。   王斌拥着妈妈说:“妈妈,把这1万元还给他们家吧。爸爸救她,不是为了钱,是希望它们过得好。有了这1万元钱,他们会过得更好一些。放心吧,从今天起,这个家,我来撑。”   罗新幸福地笑了。她知道,丈夫的美德在儿子的身上得到了延续。这是一个母亲最深最美的愿望,所以,一切的苦与难,都值得。
责任编辑:壶史名录紫砂茶具为何能泡出好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