壶史名录紫砂茶具为何能泡出好茶

洪晃:我的孩子们和老公

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“爱”上紫砂?
紫砂装饰——第二讲镶嵌、包银、锡
壶史名录紫砂茶具为何能泡出好茶

洪晃给人的印象是思想前卫激进,在人前嬉笑怒骂,一副不在乎任何事情的模样,谁能想到她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这个“离经叛道”的女人是怎么当妈妈的呢?

洪晃和杨小平的感情一直很好,小平没有洪晃的留洋背景,还离婚带着一个12岁的孩子,周围的人总会对洪晃说起这两点,而洪晃告诉别人的只有一句话:“我就是跟他好,我跟他在一块儿就是舒服,说别的没用,我们在一块就是好。连孩子也一起要了。”

洪晃同杨小平在一起,就当上了12岁孩子的后妈。杨小平与法国前妻的孩子叫少恩。与自己特立独行的行事风格一致,她聪明地选择了同少恩做没有负担的朋友。“少恩打小和我就是朋友关系,是朋友就不会有太多负担和要求了。我有后妈,所以我特别了解,当后妈的如果想取代亲妈,或者跟亲妈平起平坐是不可能的,只会让孩子讨厌你。”

她让少恩经常与母亲通电话,特殊的日子还让少恩买礼物送给母亲。她和少恩的感情像哥们朋友,她会拍他的肩膀说:“哥儿们,今天母亲节,给你妈买什么了?准备了双份吧?”当少恩拿出礼物送给她时,洪晃很开心地说:“给你妈的那份能不能让我看看?”少恩拿出来,果然一模一样,洪晃得意地说:“小子,没有厚此薄彼嘛。谢谢啊。”

对待少恩她经常会说:小子,今天我有点累了,给我来一段,放松一下。少恩当然是乐得抱着他的吉他自由发挥一段,有时还即兴编一些好玩的歌词,把洪晃放进去。洪晃定会做陶醉状说:不错,还有那么点与众不同,今天我请客,想吃什么?然后三人“勾肩搭背”地去吃麻小,一路快乐地哼着歌儿。

少恩毕竟慢慢地长大了,成了半大小伙子。洪晃倒是有些失落。她的妈妈瘾还没有过足呢。于是,洪晃决定要从福利院领养一个孩子,再尝尝当妈妈的美妙之处。因为在童年的记忆中,洪晃从来没有过依赖父母的感觉,更没有跟爸爸妈妈撒过娇。她非常想看着粉嫩的小人一点点长大。

准备当婴儿妈妈的洪晃,激动又紧张。人与人之间是要讲缘分的,虽然是第一次见面,6个月大的平平跟着洪晃和杨小平回来的路上坐车用了10个钟头,居然一声没哭,还经常对着这两个陌生的面孔笑嘻嘻的。看着眼前这个粉雕玉琢般的小人儿,洪晃简直觉得就是上天送给自己的天使。

洪晃给平平冲奶时,拿着奶瓶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反复琢磨刻度、兑加冷开水的比例。在这个孩子面前,洪晃流露出了一个女性特有的情感。来到洪晃家里的第二个星朝,她带平平去上一种专业玩的课。这种据说是美国新发明的一种婴儿教育,要求父母一起去和孩子玩。平平的班上有七八个孩子,都是差不多大。大概因为都是独生子女,看见别的孩子就非常兴奋,可是平平到了之后却是满脸的恐慌,坐下以后就把脑埋在膝盖中间,再也不抬起来。本以为孩子会兴高采烈的洪晃吓傻了,马上把平平抱出来。“她把头埋在我肩膀上,两只小手使劲抓着我的领子。”这时候洪晃才意识到,当小平平看到这么多小朋友的时候,以为是把她重新送回福利院了。

“我抱她出来的时候是我这辈子最感动的一刻,我从来不知道责任可以给我带来这么大的幸福。每当洪晃出差的时候,平平就经常对杨小平说,妈妈飞了,妈妈又飞了。有一次洪晃给她打电话,平平稚嫩地说,妈妈从电话里出来!洪晃的眼泪还真一下就流出来了,她很奇怪自己这个很西化的女人怎么变得如此儿女情长起来。

洪晃对平平爱不释手,而她母亲章含之对平平的感情更是超出了洪晃的想象,平平已经会叫“阿婆”了,洪晃和妈妈开玩笑,说她是狼外婆,因为她一有机会就要把平平接到四合院里短住几日。

自从做了妈妈,洪晃发现自己的思想也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,从前她和母亲章含之是有界限的两个个体,互相不干涉。而自从有了平平以后,这个界限就没有了。大家都在争权夺利,都要给平平做主,似乎又重新找到了一家人的感觉。四合院里,一家三代人嬉戏,章含之恍惚间似乎回到了洪晃小的时候,这对所有人似乎都是个美好的轮回,小时候的洪晃太少机会领悟妈妈这个角色,现在的她。希望能做个理想中的妈妈,能够理解孩子、鼓励孩子。“我希望平平在小的时候说我是最爱她的人,到十几岁的时候说我是最理解她的人,再大了说我是她最好的朋友。”

洪晃越来越享受当妈妈的幸福,为了让孩子们有个快乐的童年回忆,洪晃给自己和他们找了一个好去处,她很偶然发现了杭州莫干山上的一栋老别墅。老别墅荒废多年,但周边环境很天然,适合孩子们爱玩的天性。这是洪晃的一个梦,童年能在山林中自由天然地成长,赤着脚漫山遍野地奔跑。

这样一个“非正常”的想法,洪晃也用了自己的“非正常”收入来实施。她和丈夫杨小平的正常收入——设计费和工资要供家,要存入儿女的教育基金。洪晃的外快就是稿费和出场费,杨小平的则是自己设计了一些小工艺品,卖给公司做礼品的收入。

其实,洪晃修葺了这栋荒废的别墅,只不过换来了20年的使用权。但这就是洪晃,哪怕是一念之间,想到了就去做,跟当初抱养平平一样,没有什么目的,就是觉得好。

小平是这幢别墅的总设计师,在他设计的洗手间里,有两个排排坐的马桶,这让洪晃一直觉得太不靠谱,“这么私密的事情怎么可能变成排排坐,吃果果!”为这件事情他们争论了无数次,最终还是拗不过小平。

洪晃没想到,很快她就体会到了这个双马桶的“好处”。小平是土生土长的北京胡同人,在上海呆的几个月,让他感觉自己都要发霉了。好容易回到北京,喜出望外的小平带着洪晃胡吃海喝,结果却弄坏了两人的肚子。晚上,正当两人抱着马桶上吐下泻的时候,小平居然还有气无力地说:“还是两个马桶靠谱吧?”

连洪晃都要败给自己的这个男人了。

洪晃的好友曾这么评价杨小平:“他喜欢充当工人的角色,而不当艺术家。他的人生观是活得随意,不刻意追求,只要能伸展,地方大,当捡破烂儿的也行。”这和洪晃不谋而合,包括给孩子们创造一个自由的天地。

小别墅的幽静,给孩子们带来了崭新的快乐。似乎这一座山都是他们的王国了,平平可以在房子外一玩一整天,采蘑菇,晒太阳,跟着杨小平一起捣鼓泥巴,脸儿弄得脏兮兮的,忙得不亦乐乎。洪晃很喜欢一家人安闲地在别墅里享受美食,这儿新鲜的竹笋、土鸡、辣椒酱、锅巴粥,让孩子们胃口大开,大家吃饱了饭就在地板上横七竖八地躺着,酒足饭饱睡大觉,特惬意。在莫干山,洪晃最喜欢这样的时刻,拿一本《胡适的声音》听着周围树林间寂静的知了叫,杨小平在摆弄心爱的土陶制作,平平蹲在脚下看蚂蚁搬家,少恩在松树下弹奏一曲,阳光温暖地照耀下来,神仙日子大概也不过如此了吧。

(本文原标题为《名门痞女洪晃:潇潇洒洒当后妈》,摘自《读者俱乐部》,并收录于《读者参考》83期)

**************

责任编辑:壶史名录紫砂茶具为何能泡出好茶